17173首页 - 免费新游 - 火爆论坛 - 游戏博客 - 游戏播客 - 百科问答 - 网游排行榜 - 网游期待榜
| 通行证 注册
17173魔力宝贝2 > > 正文
爽歪歪帮真推倒无双传
2008年12月13日 20:12:48           【 加入收藏 / 文章投稿 / 截图上传 / 发表评论
作者:真推倒无双
【此文章由17173.com独家发表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恭喜本文作者获得:30积分。只需250积分就可兑换任意点卡一张哦!点我进入作家积分兑换系统。

  本文中出现的人物都是公会滴,小说里的那位爽歪歪MM参加了魔力模特选拔赛http://home.9style.cn/?156257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一下!

  引子

  佛祖有云旗未动风也未动是人的心自己在动

  海不动,风也不吹

  是人的心自己在动

  序

  很多年之后,我有个绰号叫做孤独封印,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孤独,只要你尝试过被爱的人拒绝。我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,我只不过不想别人看到我伤心。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不会孤独的,因为他那是孤傲。

  在我出道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个人,因为他喜欢在弗蕾雅大陆东边做鞋,所以很多年之后,他有个绰号叫东鞋

  今年魔力开服,到处都是新手,有新手的地方一定有宠物,有宠物,那我就有生意了。我叫封印至上,我的职业就是帮助别人封印宠物。

  其实封印一个宠物不是很容易的,不过为了生活,很多人会冒这个险。20级后离开了法兰城之后,我去了圣村,开始另一种生活。

  初六日,惊蛰。每年这个时候,都会有一个人来找我喝酒。他的名字叫荷包蛋。这个人很奇怪,每次都从东门来,这个习惯维持了很多年。今年,他给我带来一份手信,和三双鞋。

  信的内容是:“不久前,我遇上一个人,送给我一组饭团,她说那叫“起死回生”,吃了之后,可以叫你恢复所有血魔。我很奇怪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饭团。她说人最大的烦恼,就是自己血魔太少,如果什么都可以补满,以后的每一场战斗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,那你说这有多开心。这饭团本来打算送给你的,看起来,我们要分来吃了。”

  那天晚上他喝得大醉,第二天大清早就走了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拿那瓶”起死回生”给我,但我看得出他有心事,每次见了我之后,他都去见一个人—爽歪歪。一个月之后,荷包蛋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那是爽歪歪的故乡。在她和乳娃娃成亲那年,荷包蛋曾经在那儿住了一段时间。有一天爽歪歪离开了家,这次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去过。

  一

  每年总有几个月,人们好像总不愿去买宠,一年前立春后,我一直没有买卖。整个月里面,只有一个人来找我。

  少爷:“我要你帮我封印一个极品骨龙,我要用他杀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荷包蛋。

  “他可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剑客,就算有条最好的骨龙,我看杀他并不容易。”

  少爷:“只要能杀了他,我不惜任何代价。不过我有个条件,他一定要死在我手上。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,飞掉!因为他抛弃了我的妹妹。”

  他的名字叫“少爷别这样”。他和荷包蛋在伊尔村外的棉花林一见如故。那天黄历上写着“初四,立春,冬风解冻”就是说,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有一天晚上,荷包蛋跟他开了个玩笑。“如果你有个妹妹,我一定娶她为妻。”

  之后,他俩定了个日子,约好在一个地方见面。结果蛋蛋没有赴约。

  香蕉布娜娜:“我哥哥是不是来找过你?他是不是要你帮他杀一个人?如果你真敢卖他宠,我一定会要你死。”

  “你哥哥出手阔绰,不答应他,岂不是损失太大?这年头舍得出大钱买宠的,不多了。”

  香蕉:“只要你不答应他,我可以付你双倍来补偿你的损失。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,我要你要用这条骨龙帮我杀一个人,他就是我哥哥少爷。因为他不让我跟蛋蛋在一起。他觉得我是属于他的,所以他一定要死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只卖宠不卖命,我给你这条极品骨龙,你可以用这条龙杀他。”

  香蕉:“十万!我连你和那条龙一起买了。我要的是他的命,由你动手。”

  我想这个冒险值得尝试,因为这年头舍得出大钱买命的,更加少。

  但我看到少爷的那把刀出鞘时,我肯定了,我不应该来。以前我听人说,如果刀快的话,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,很好听。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,是自己流的血。

  骨龙还没有出手,感觉喉咙有液体涌出,意识开始模糊。在神智游离之间手不由自主摸到了那组饭团,“起死回生”。庆幸自己活了回来,包裹中的饭团只剩两片了。

  少爷:“是不是荷包蛋叫你来杀我的?”

  “哼是你妹妹叫我来杀你的。”

  少爷:“我妹妹跟我无怨无仇,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杀我?”

  “好像说,因为她是荷包蛋最爱的女人。”

  少爷:“笑话,他要是喜欢她的话,为什么要离开她呢?”

  “有些人离开了之后,才发现,离开的人是自己的最爱。也许蛋蛋就是那种人。”少爷:“他不是。”

  “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  少爷:“因为他早已喜欢上另外一个女人。”

  一个人受到挫折,或多或少会找籍口掩饰自己。其实香蕉、少爷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个ID。在这两种身份的后面,躲藏着一个受伤的人。

  “你喝醉了,少爷兄。”

  少爷:“少爷兄?你认错人了。我不是什么少爷兄,我乃是老爷的长女,老爷家的小姐。我的名字是香蕉布娜娜。你究竟是谁?”

  “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
  少爷:“你曾经说过要娶我为妻,我又怎么会不认得呢?”

  “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?”

  少爷:“当日你作客伊尔村,我和你在棉花林下饮酒。你借醉摸着我的脸,你说,如果我有个妹妹,你一定娶她为妻。你明知道我是女儿之身,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“酒醉之后说的话,你怎么可以认真呢?”

  少爷:“因为你的一句话,我一直等到现在。我曾经要你带我走,但是你没有这样做。你说你不能同时喜欢两个人,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是爽歪歪,那你为什么又喜欢我?你知不知道,我曾经找过那个女人,因为有人说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她。我本来想杀了她,后来我没有这样做。因为我不想证明她就是。我曾经问过自己,你最喜欢的女人是不是我?现在我已经不想再知道了,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,你一定要骗我。就算你的心有多么不愿意,也不要告诉我,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。”

  那一夜过得特别长,因为我好像同时在跟两个人说话。后来,我再也分不清,她到底是少爷还是香蕉?

  “少爷?香蕉?”

  香蕉:“告诉我,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哪一个?”

  “就是你。”

  以前也有人这样问过我,但是我没有回答。换了荷包蛋的身份,我觉得那几个字原来并不是很难说出口。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又感觉到有人摸我,我知道她想摸的人不是我。她只不过当我是另外一个人,我又何尝不是呢?她的手很暖,就跟雪儿的手一样。那天起,没有人再见过少爷或者香蕉。数年后,江湖上出现一个奇怪的剑客,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,只知道,他喜欢跟自己的倒影练剑,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,叫真推倒无双。

  二

  最近的生意越来越冷淡,摆了一天的摊才碰上一个出手阔绰的买走了我一个虎抓。

  我们换了片他还密了句我们今后长期合作。这年头我只和钱长期合作。

  “你找我?”一个穿着试炼制服的小女孩组了我

  小S:“我想要你帮我骗那个刚问你买虎抓的人。替我哥哥报仇。”

  “他出了什么事?”

  小S:“几天有一群黑客经过我们群,我哥哥他年轻气盛,得罪了其中一个人,他们就把他号盗了。”

  “9游不管了吗?”

  小S:“因为他是GM的朋友,9游不敢追究。”

  “嗯。你出得起多少钱?”

  小S:“我很穷,根本就没有什么钱。只有一瓶番茄酱和一只使魔。那只使魔是我身边最值钱的东西了。”

  “如果你有心替你哥哥报仇,你要筹一笔钱。没有人会为一只使魔去得罪GM的朋友。报仇是要付出代价的。要是你长得难看,我劝你死了这条心。别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。我只想告诉你,如果要卖,你会比使魔更值钱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小S:“我不会这么做的,如果你嫌钱少,我会一直在东医的等下去。我想一定有人肯帮我。”

 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为哥哥报仇,还是没事干。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,在别人来看,是浪费时间。她却觉得很重要。从这里看下去,她好像一个人。往后的几个晚上,我做的是同一个梦。我梦见圣村的桃花开了,我突然想起来,原来我已经很多年没回圣村了。

  夜已深,人未眠,一个剑客一边饮酒一边咳嗽。

  “你身体不舒服么?”

  乳娃娃:“从小我的身体就不好,看相的说我活不过二十岁。”

  “你今年贵庚啊?”

  乳娃娃:“刚好二十岁。”

  “那还来干什么?”

  乳娃娃:“每年的春天,伊尔村的棉花都开得很灿烂。我想再去看一次,可惜盘缠已经用完了。伊尔桥费我已经付不出了。听说你专替别人解决麻烦,可以帮我吗?”

  “几个月之前,这里来了个人砸了很多鉴定的摊子。他一直扬言1线的东医是他的地盘,听说不久他就会再来。附近的人担心会殃及池鱼,愿意出一笔钱,找个高手去打发了他。

  乳娃娃:“听说那个人的刀很快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?”

  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

  乳娃娃:“我想赚回伊尔的钱。更想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?”

  刀客:“我真不应该来这儿。”

  乳娃娃:“你现在后悔,太晚了。”

  刀客:“留只手行吗?”

  乳娃娃:“不行,要留,留下你的命。”

  刀客:“你误会了,我说我不该来,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;我说我只留只手,你却要把命送给我。”

  乳娃娃自知斗嘴已经不是他的对手,想要拔剑刺向那刀客。可惜他动手更是不那个刀客的对手。我又一次听到了血从伤口中喷出那象风一样的声音,很好听。

  乳娃娃:“如果日落后我还有去伊尔,麻烦你替我找一个人,他叫做荷包蛋,告诉他我家乡还有一个人在等他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,但我不能控制自己。他走的时候,那个女人的眼泪在脸上慢慢的干了。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为我流眼泪?”

  这个刀客字叫绝世妖孽,他的刀和嘴一样快,刀能砍人,嘴很能砍价。但是他不喜欢穿鞋,从第一眼我就知道他可以帮我收很多便宜的卡赚很多钱,但是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个人,因为我命书里有一句话“尤忌妖孽,是以命终”。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刚在东医摆摊鉴定。

  妖孽来了没多久,一线东医的其他鉴定就消失了,在我带他开工前,我给了双荷包蛋做的鞋。因为穿鞋的和不穿鞋的鉴定师,价钱是相差很远的。

  十五日,晴,有风,地宫降下,定人间善恶,有血光,忌远行。宜颂经解灾。

  通常拿了钱看也不看就收起来的人,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花光。但是妖孽他数得很仔细。我知道这种人,不会在我身边留得太久。

  初十日,立秋,晴。凉风至,宜出行,会友。忌新船下水。

  “妖孽?他走了。我想他不会回来了,你到别的地方找他吧。你明白我说什么吗?”

  别以为骗一个女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愈是单纯的女人就愈直接。她知道她丈夫根本没有离开。因为妖孽是不会扔下他的鉴定摊子不管的。

  妖孽:“我叫你在家等我,你老跟我干啥?回去,回去。”

  永恒:“我不回去”

  妖孽:“你回去吧,回去。回家!走!”

  “那个女人在东医门外面等了你好几天了。”

  妖孽:“赶她也不走,有什么办法?难道要我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吗?”

  “谁说不行啊?事在人为。我曾经像你一样,一心打天下,以为能抛下自己的女人。谁知道等我回到家,我才发现,她做了我嫂子了。”

  十五,雨,土黄用时,曲星。宜沐浴,忌出行。冲龙,煞北。

  为了生意我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圣村。

  小S拖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又来到了我这里

  小S:“求求你救救他好么?”

  我不敢相信躺在那里的人竟是妖孽。

  “他帮你去骗了那个黑客是么?”

  小S:“现在法兰城到处在通缉他,只有你能救他了。”

  “我是封印不是医生,可惜我身边没有使魔,不然说不定借给你,你能用它在找个大夫。”

  小S:“人我放在这里了,我知道你能救他。”

  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,他把一切都看的那么透。知道妖孽会为他付出,也知道我会为了妖孽而付出——那第二个“起死回生”

  “如果我是那个黑客,我一定死不瞑目。原来被骗的这么多卡加起来,只不过值一个使魔。她吧你放在我这里后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,为了一个人妖而失去你辛苦在东门闯的名声,值得吗?”

  妖孽:“不值得,但是我觉得痛快,这才是我自己。本来我应该没事的,可是我的刀没有以前快。我以前快,是因为我直接。认为对的,就去做。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。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变,直到那个小S来求我。我才发觉原来我完全变了,我竟然没有答应她。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。那天,我很失望。我觉得我已经跟你混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人。没有了自己。我不想跟你一样。因为我知道封印至上,绝对不会去为了一个人妖去冒险。这是我跟你的分别。”

 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叫小S的女人。

  妖孽:“以后,我再也不能用刀了,我说的话也没有人相信了。”

  “不一定要用刀,赤手空拳也能杀人。你不过名声臭了点,这没什么,好歹还有份差事。怎么了?想回家乡了?要是为了这个就想回家乡,为什么当初你又要出来?”

  妖孽“这个圣村的西门海洋的后面,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是另外一个海洋。”

  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个阶段,看见一座山,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。我想告诉他,可能翻过山后面,你会发觉没什么特别。回头看,会觉得这边更好。但是他不会相信,以他的性格,自己不试试,是不会甘心的。

  “你打算去哪儿?”

  妖孽:“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,希望可以闯出个名堂。如果以后在江湖上听说一个嘴很快拳头也很快的英雄,那一定是我。”

  “她呢?”

  妖孽:“带她一起去,像你说的,事在人为。谁说过不准带老婆闯荡江湖啊?对不对?走。”

  我终于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喜欢妖孽,可能是因为他够简单。看着他们走的时候,我很忌妒,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机会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却放弃了。他走的那天,风是向南吹的,他故意逆风而行,我记得那天是十五,黄历上是这么写的:失星当值,大利北方。

  (三年后,妖孽加入丐帮改行做了风来,一次他兴奋的和我说他用他那张嘴一次问一个陌生人讨到了一万金,后来听说他成了丐帮之主,号称北丐,晚年与我决斗于大雪山,结果相拥而亡。)

  三妖孽走了之后,天一直在下雨。每次下雨我就会想起一个人,她曾经很喜欢我。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,每次我要离开她远行的时候,天都会下雨,她说是因为她不高兴。

  后来她嫁给了我哥哥,她结婚那天,我离开了圣村。恍惚间我回到了那天我离开的晚上。

  雪儿:“就算你明天再问我,答案还是一样的,我不会和你走的。”

  “有句话,过了今天晚上我再也不会说,你跟不跟我走?”

  雪儿:“我不会跟你走。你要记住,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嫂子。以后可以拉我手的人只有一个人,就是你哥哥。其他人没有资格。”

  。。。。发现自己的眼睛湿了,该死的雨天,把我的眼睛都弄湿了。意识回到现实,发现一个双眼睛正盯着我,

  “没见过人喝酒么?看什么看?”

  爽歪歪:“这个酒壶是我丈夫形影不离的,怎么会在手上?他是不是已经死了?”

  “不错,荷包蛋没有来找过你么?既然是你丈夫的最心爱之物,等我把里面的酒喝完了把葫还给你。”

  爽歪歪:“这些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。看你喝酒不要命的样子很象他,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  “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。为什么不嫁给他?”

  爽歪歪:“他没说过喜欢我。”

  “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。”

  爽歪歪:“我只希望他说一句话,他却不肯说,他太自信了。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。谁知道我嫁了他最好的朋友,在得知我要结婚那天,他才说喜欢我,我没答应。。。。太迟了,为什么要到失去的时候才争取?既然是这样,我不会让他得到。”

  眼前的人仿佛变成了雪儿,突然间我发现我和荷包蛋是一种人,我孤独他是孤傲,不过是怕自己受伤用孤独将自己保护起来。以为将自己封印起来就不会受伤,最后不过是伤了别人伤了自己。如果感情可以分胜负的话,我不知道她是否会赢。但是我很清楚,从一开始我就输了。我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变的更加孤独,每年圣村桃花开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她,我去看我哥哥,不过是我每年都可以见她一次的借口而已。

  当去年在回圣村时,发现哥哥已经告别魔力2忙他的工作去了,而雪儿也杳无音讯,寻觅过整个法兰城都没有她的踪迹。

  雪儿:“看着他发疯似的找我,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,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,才知道自己输了。在我最美好的时候,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。如果能重新开始那该多好?其实你跟他这么好,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在这伊尔村呢?”

  荷包蛋:“我答应过你,所以我一直没有说。”

  雪儿:“你太老实了。”

  没多久,她也告别魔力2了。临走之前,她把一组饭团给我,让我交给那个人。每一个饭团就是一次新生,她希望封印之上忘了她。人家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,从那年开始,很多事我都忘了。唯一能记住的,就是我喜欢过爽歪歪的着一个事实。

  (六年后荷包蛋隐居东伊尔村,在六线开拓出了东海自称岛主,号东鞋。)

  立春之后,很快就到了惊蛰。每年这个时候,会有一位朋友来看我,但是他今年没有来。没多久,我收到一封来自伊尔村的书信,说雪儿在两年前的冬天离开了魔力2,我知道荷包蛋不会来了,可是我还继续等。我在门外坐了两天两夜,看着天空在不断的变化。我才发现,虽然我到这里很久,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海洋。以前看见海,就想知道海的后面是什么。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,我是孤星入命的人,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。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。我知道,要想不被人拒绝,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。因为这个原因,我再也没有回去。其实那边也不错,可惜已经不能回头。我的命书里说过“夫妻宫太阳化尽,婚姻有实无名。”是真的。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,结发现有酒无肴,结果我吃了那最后一片“起死回生”。跟平常一样继续做我的生意。

  没事干的时候,我会望向圣村,我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着我。其实起死回生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。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,你反而记得越清楚。我曾经听人说过,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常常做着同一个梦。没多久,我就离开了法兰。那天黄历上写着“驿马动,火迫金行,大利西方。”

  (翌年,封印至上重返圣村,成一方霸主,号称西独)。

  ~~~~~~完~~~~~~

  

游戏截图
用户: 匿名
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>>>
评论

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

玩家照片


做妳的公主.Θ

© 2001-2010 www.1717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建议意见: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:客户留言区
广告专线:0591-87878497 客服电话:0591-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